步入2020年,随着华为、中兴等企业接连遭遇禁令限制,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半导体的短板更加暴露在中国人面前,也成为了目前最为紧要的卡脖子问题。在近年来提高我国半导体实力的路上,我国投入过大量的政策支持、资金支持、市场环境,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还是未能缓解我国“缺芯少魂”的困境。

在集成电路的长征路上,与时间赛跑

关于突破芯片“卡脖子”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研究员周玉梅表示,目前,中国的集成电路领域在基础研究、应用技术、产品研发等都得到了快速推进,产业也得到了全面部署,中国的自主芯片已经在北斗卫星、超级计算机等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

集成电路为什么会这么难?周玉梅表示,集成电路是一个人才、资金、技术高度密集的产业,同时它也是一个按照摩尔定律快速迭代的产业,是一个全球化竞争的产业。我们国家跟世界先进技术相比还有差别,更需要加大加快投入力度,作出我们国家对产业的贡献。

集成电路是我们从业人员的长征路,在这条路上,科技工作者一直在跟时间赛跑,我国芯片从无到有,从有到成,不断前进。集成电路产业对国家至关重要,关乎现在,影响未来,希望行业更多关注集成电路产业,让更多优秀人才投身到集成电路产业。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已经在去年被提升为一级学科,相信在“卡脖子”问题下大力气,一定会有更大突破!

舞台已搭好,期待集成电路行业新突破

集成电路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关系到现代信息产业和产业链发展。在“十三五”期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快速,产业规模不断增长。据中国半导体协会的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销售营收达到8848亿元,平均增长率达到20%,为同期全球产业增长的3倍。在国家政策资金支持及社会各领域的资金流入,2020年集成电路在技术创新上也不断取得突破,目前制造、封装、设备材料等方面都有较大提升。在设计、制造、封测等产业链上也涌现出一批新的龙头企业。一条技术自主可控的供应链正在建立。

在此前的工业和信息化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田玉龙在回应“十四五”和全球整个环境变化下,中国的芯片行业具体目标或规划时提出以下五项措施:一是加大企业减税力度。对于集成电路企业自获利年度开始减免企业所得税,这些政策对企业发展给予了很大的推动力。二是在基础方面进一步加强提升。芯片涉及到基础问题比较多,有材料、工艺、设备,涉及比较长的产业链。基础扎实,芯片产业才能不断创新和发展。三是集成电路产业本身也需要很好的生态环境,搭建平台,是在产业链上形成互补、互相支撑的过程,所以搭建平台、优化生态是非常关键的。四是芯片产业发展全靠应用引导,所以在汽车、工业、医疗、教育,特别是疫情以来线上经济、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为芯片产业发展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市场。五是芯片产业发展还依赖于人才,所以在人才储备、人才培养上,政府、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可见,集成电路发展离不开人才、资金、技术的支持,离不开一个好的生态环境,仍需要与全球加大合作。近日,中、美两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经过多轮讨论磋商,宣布共同成立“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将为中美两国半导体产业建立一个及时沟通的信息共享机制,交流有关出口管制、供应链安全、加密等技术和贸易限制等方面的政策。这也必将推动2021年及未来中国集成电路健康发展。

2020年的中国集成电路行业逆风飞翔,虽困难重重,但前路已明。2021年的集成电路行业也必将乘风破浪,取得重大突破。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