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布内部信,宣告了公司的命运,裁员已成为必然。

7月24日,“双减”政策正式落地,规定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机构,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义务教育阶段学科培训行业遇到了难以越过的坎。对于高途来说更是如此,K12业务在高途的总业务收入的占比逐年攀升,在今年一季度更是达到了93.6%。

从监管开始收紧,到“双减”政策正式落地,高途的股价持续下跌,7月30日收盘价仅为3.185美元,市值8.14亿美元。1月27日,高途股价一度创下149美元的新高,当时的市值约为378亿美元,如今高途市值已经蒸发370亿美元。

对此,陈向东表示,高途必须严格遵守“双减”政策,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运营模式,我们必须聚焦我们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我们必须为未来的发展备好充分的弹药和资金。

信中五次提到,“非常非常抱歉,我们不得不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非常非常难过,我们的不少小伙伴将不得不离开。非常非常伤心,我们必须割舍那么多不得不割舍的情感。”

陈向东表示,高途的不少小伙伴将不得不离开,真实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必须对每一位小伙伴们负责。

对于裁员补偿,陈向东也没有回避。一位员工在脉脉台上发布的聊天截图显示,陈向东表示“一定要安排妥当伙伴们的赔偿问题,一定不要少了大家的补偿。”据悉,试用期和正式员工整体按照N+1方案进行,8月10日发放补偿金。

陈向东还在信中提到,因为行业、政策、市场等的变化,很多优秀技术人才会“逃离”教育行业,很多优秀的管理者会离开教育行业,很多优秀的大学毕业生会不再选择教育行业,所以,必须聚焦,必须精简,必须扁化,必须去除冗余,必须打破衡,减少浪费,改革绩效制度,提升运营效率,提升经营水

高途不得不进行转型。而在7月19日,高途宣布将企业名称由“北京百家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更改为“高途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同时经营范围新增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人力资源服务、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等业务。目前,高途App覆盖英语、日语、会计、雅思等多项业务。

对于薪酬问题,陈向东表示,“账上的现金足够我们3年到5年探索和发展,我们会让每一位奋斗的小伙伴拿到超越市场均水的薪酬,对2021年3月工资兑换股票的小伙伴进行恢复现金工资,全面梳理、拉齐和改革薪酬绩效体系,进一步激活组织,让奋斗者不吃亏。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