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一首洗脑主题曲把蜜雪冰城推向“顶流”。

与之对应,2元的冰激凌、4元的柠檬水、9.9的奶茶不再是“low”的代名词,而是由低价好物引发的消费新风尚。相比之下,在这届年轻人眼里,依靠品牌溢价收割用户的行为不是消费升级而是“智商税”;讲故事、明星代言、重金砸营销已经过时,只有“商品为王”才能打动他们的钱包。

一组数据显示,Z世代人群(90后,95后、00后)已经占据整体消费力的40%。抓住年轻人就抓住了未来。可是年轻人似乎开始拒绝高价消费品,这和上一代人追求名牌、大牌完全不同。消费趋势发生了变化,于是围绕“低价好物”四个字的商业模式就此展开。

不要大牌,只要低价好物

后疫情时代,越来越多年轻人意识到省钱与消费升级可以“兼得”。

刚刚大学毕业的Nico曾经是不折不扣的喜茶控,据她所说,读书时能排队一小时买杯多肉葡萄,但毕业开始自己赚钱后,深感赚钱不易,随即在蜜雪冰城等低价奶茶里实现了“与嘴馋的和解”。

“一杯喜茶、奈雪能顶我一顿午饭了,用便宜很多的蜜雪冰城过过嘴瘾也是OK的!”

无独有偶,在望京SOHO上班的小张原本是星巴克的老客户。今年以来公司附近开出多家临期食品店,里面有不少价廉物美的罐装咖啡,立刻圈粉了小张。“一开始不太好意思去逛,多少有些虚荣心作祟。后来同事们相互怂恿,没多久大家就成了临期食品店的VIP客户,什么咖啡、零食都在这里解决。现在回头想想,比起伪装的精致,真正的实惠才是生活刚需。”

来自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思骥则坦言,“花更少钱买更多幸福感,已经上升为我的人生哲学。每天花点时间逛逛省钱社群,总能发现省钱密码。购买图书我找到了多抓鱼,数码产品有闲鱼、吃喝玩乐最近发现了一个叫帮帮抢的平台。0.1元的书亦烧仙草、8.8的桂林米粉、9.9的电影票,算下来一天可劲造也花不了百元。”

这届年轻人的“小钱大用”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以“常青树”阿迪达斯、耐克为例:今年第二季度,阿迪达斯在全球多数市场保持增长势头,唯独大中华区收入下滑16%。集团CEO卡斯珀·罗斯特德直言,“中国市场风向正在发生变化”。耐克方面也不乐观,根据国际评级机构晨星(Morningstar)此前数据显示,耐克4月在天猫的销售额直接出现“腰斩”,同比下滑了59%。

相反,今年4月以来以李宁、安踏、鸿星尔克、特步等为代表的国内运动品牌高歌猛进。比如李宁4月的天猫增长幅度高达800%,安踏的市值在今年七月更是一度仅次于耐克,成为全球同品类第二名。

从吃喝玩乐到图书、数码、运动服饰,年轻人的每一次精打细算里,都是新兴品牌崛起的契机。

万亿市场新角逐,哪个方向才是好生意?

除了一系列围绕低价好物而诞生的新品牌,国货品牌之外,临期商品、二手商品也成为“低价好物”商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这些生意是否也能变成好生意呢?

以临期食品和二手经济为例:

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零食行业总产值规模超过3万亿元,即使按1%的库存沉淀计算,临期食品行业市场规模也有望突破300亿元。巨大的市场空间,让小象生活、爱折扣等从创业团队完成了千万级别融资。但是,临期食品的供应链无法标准化,商品品类的增减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基于此,一些品牌为了增加营收空间,在货架混入无法溯源比价的小众品牌,导致用户体验参差不齐。

至于二手经济,虽然规模大商业模式可持续,但目前除背靠巨头的闲鱼、转转外,鲜有新势力脱颖而出。而且多数企业都并不赚钱,仍在苦苦寻找盈利模式。

“低价好物”的商业模式必须做成供应链标准化,可复制,快速形成规模效应,才能摆脱“好主意”无法变成好生意的困境。

前不久,本地生活到店团购平台帮帮抢完成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为“低价好物”商业模式提供了样本。

首先,市场规模足够大。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到店餐饮和到店生活服务市场交易规模分别为5780亿元和9650亿元,且二者在各自行业的渗透率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巨大的市场空间,让帮帮抢在深圳启动成功,3个月时间就覆盖了宝安、南山接近1000个门店,注册用户超10万人、平台整体日订单近万件。

其次,严控品质,赋能小微店。为保证商品品质,对客户进行完善的线上审核机制分级管理,实地勘察。手把手帮小微门店接入平台,做营销推广,建立了商户自愿上传竞争力商品的激励机制。

2019年,全国拥有950万+餐饮门店、1000万+小店业态,其中96.15%餐饮店都是个体户。如果帮帮抢实现全面布局,势必能够盘活小店生态,对接海量年轻人的新消费升级需求。

再次,针对消费潜力大、娱乐时间较充足的“五环外”用户精准营销。

价格敏感人群主要在五环外,和学生党们。针对他们,帮帮抢制定的高效适配上线方案,和其他平台相比,帮帮抢相对低折扣、限制条减少、长期在线、可叠加优惠等政策对打工人、学生党非常友好。且为用户提供工作日全时在线、投诉1小时到店核查反馈等解决方案。保持价格优势的同时,对品质、服务双升级。

截至目前,本地生活赛道前有阿里、美团,后有抖音、帮帮抢。其中,帮帮抢对低价好物生态最为聚焦,且与其他三大巨头保持明显错位竞争,有望成为这场“新消费升级”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低价好物市场能诞生另一个“拼多多”吗?

今年以来,资本市场的偏好发生了巨大改变。

2021年初,蜜雪冰城完成了由美团龙珠、高瓴资本联合领投的20亿元首轮融资,投后估值约200亿元人民币。更夸张的是,中式糕点连锁品牌墨茉点心投后估值达到50亿元;计划五年开出万家加盟店的平价烧烤夸父炸串融资过亿;红杉资本为兰州拉面连锁品牌马记永开出了10亿元的投资意向书...

与此同时,打开社交软件,年轻人的“抠门”正充斥着互联网各个角落。比如豆瓣“拼组”是剁手党的聚集地,每逢618、双11都有不少网友在此开团拼单,用更划算的价格购入自己心仪的商品等等。

种种迹象表明,消费升级红利正在涌向“低价好物”新业态,相关创业团队则在争做各自领域的“拼多多”。

(图为帮帮抢小程序)

在到店生活团购市场,如果也能构建其一个类似美团或拼拼多多的交易平台,意味着数千亿的大市场,所以有机会诞生该领域的“拼多多”。

拼多多用3年时间完成了高速发展与上市,又用4年时间解锁了8.238亿活跃买家的高能成就。那么,在深圳完成占位的帮帮抢,能否也用三四年的时间,覆盖全国,成为下一个“拼多多”,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0条评论|0人参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