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高管“换血”发生在2020年4月底,但按照阅文财报发布区间看,距今刚好一年,对比2020年上半年和2021年上半年财报表现,可对阅文换帅一年给出总结。根据阅文8月16日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营收43.4亿元,同比增长33.2%,净利润10.83亿元,按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净利润6.65亿元,同比增长30倍。

之所以罗列两个准则下的净利润,是因为阅文发布2020年上半年财报时,强调的是前者,净亏损32.96亿元,尽管按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阅文有2170万元的净利润,但是同比差距明显。难怪当时阅文CEO程武这样评价:“公司多年来首次录得亏损”“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

对比2020年上半年财报,阅文换帅一年后的业绩数据基本向上,并且确定了战略方向: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目前一系列尝试已经推出,比如网文改编游戏、影视,游戏改编网文等。但程武也指出,“创意产业,即使是成熟的好莱坞工业体系,也面临着很高的失败率”。对阅文而言,这也是最大的考验。

重回盈利轨道

8月16日,阅文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财报,营收43.4亿元,同比增长33.2%,净利润和按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利润都为正,前者是10.83亿元,后者是6.65亿元。

站在大的角度看,“盈利了”这是阅文2021年上半年财报对比2020年上半年财报最明显的变化。一年前,也就是阅文高管调整后发布首份财报时,阅文不论是业绩还是业务都在摇摆中,营收32.6亿元,同比增长9.7%,净亏损32.9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3.93亿元,虽然按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阅文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2170万元,但同比减少94.4%。

那时候的阅文,让程武意识到“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问题”。重新选择商业模式,也是外界对腾讯派嫡系团队接管阅文管理层的理解:继续仰仗付费阅读还是全面拥抱免费阅读。

阅文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上半年阅文与腾讯成立了免费小说联合项目组,以更高效地推进阅文与腾讯生态体系里各渠道的合作。阅文的免费内容创作台也持续涌现优质免费小说,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创作者。

从业务结构来看,这一年来阅文的营收仍然是靠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及其他两部分构成。

2021年上半年,阅文在线业务营收25.4亿元,同比增长3.4%;版权运营及其他营收18亿元,同比增长124.5%。

大的营收板块不变,但是各板块营收占比有增有减。根据财报,阅文在线业务营收占比从2020年上半年的76.5%降到了到2021年上半年的58.5%,版权运营及其他营收占比从2020年上半年的23.5%提高到2021年上半年的41.5%。

玩IP生态有危有机

如果再从业务层面垂直下去,在阅文2021年上半年25.4亿元的在线业务营收中,自有台产品在线业务营收18.81亿元,同比下降5.5%;腾讯产品自营渠道在线业务营收3.54亿元,同比增长14.7%;第三方台在线业务营收3.06亿元,同比增长91.9%。

在阅文2021年上半年18亿元的版权运营及其他营收中,来自IP运营的营收有17.4亿元,同比增长129.8%,这主要是由于2021年上半年阅文的电视和网络剧、电影、IP授权和自营网络游戏业务的营收增长所致;其他营收6210万元,同比增长36%。

6月3日,阅文升级大阅文战略,明确阅文将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以网络文学为基石,以IP开发为驱动力,开放地与全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典型的事件包括:阅文动漫与腾讯动漫启动300部网文漫改计划等。

“通过业绩对比,已经可以看出阅文新战略的成效,但阅文想做的IP生意也是有风险的,现在IP+流量明星的套路早已失灵,从IP衍生到落地有各种不确定。”比达分析师李锦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比如期被热议的吴亦凡和张哲瀚事件,都引发一批热剧下架。比如斥巨资打造的《青簪行》,出品方之一就是阅文旗下的新丽传媒。对于《青簪行》的后续安排,以及主演对新丽传媒、阅文业绩的影响,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阅文相关人士未予回应。

不过在不久前,程武谈及IP生态链时就提到,“文化产业的成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因为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创新,但创新最大的挑战是要不断试错,要承担失败的风险。作为创意产业,即使是成熟的好莱坞工业体系,也面临着很高的失败率。我记得有海外机构统计,年来投资过亿美元的好莱坞电影中,至少有一半是亏损的”。

记者 魏蔚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