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正式进入“万时代”。

原本,理想汽车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率先破万的造车新势力。如今,这一荣誉也被小鹏汽车率先拿下。

10月1日,小鹏汽车宣布9月总交付量达10412辆。小鹏汽车也宣布,公司成为新造车势力中第一家月交付过万的企业。

蔚来汽车则紧随其后宣布其9月交付量破万,并以10628辆的成绩重新夺回月度交付冠军的宝座。

于是,在这场造车新势力的交付竞赛中,连续两月蝉联交付量冠军的理想汽车,终究因芯片短缺不敌哪吒汽车,只能位列第四,沦为第二梯队。

相关数据显示,理想汽车9月交付量骤降至7094辆,哪吒汽车则有7699辆。而这也是哪吒汽车再一次打破“蔚小理”的竞争格局,跻身第一梯队。

月交付量未能破万,甚至被哪吒汽车挤出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也在确实说明着,理想汽车掉队了。

交付冠军易主,理想汽车归因于芯片短缺

此前,理想汽车仅凭理想ONE一款车型连续数月稳居造车新势力交付量第一。

然而,隐患却早已埋下。

去年底至今,芯片短缺、车企停产的风波一轮又一轮地上演。包括奥迪、大众、丰田、福特、宝马等在内的众多世界汽车巨头都因为缺芯而被迫停产、减产并调整企业年度销售产能指标。国内方面,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蔚来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也纷纷减产停工。

此前,理想汽车曾发布公告称,由于马来西亚疫情流行,该公司毫米波雷达供应商专用芯片的生产受到严重阻碍,且芯片供应的恢复速度低于预期,故将2021年第三季度汽车交付量由此前的2.5至2.6万辆下调至约2.45万辆。

对于9月交付量骤降的原因,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回应称:“受到芯片供应持续短缺的影响,理想汽车9月交付量有所下降。我们正在采取更多措施,以确保零部件的供应,希望尽可能地缩短用户提车等待周期。”

而对于不想等待的准车主,理想汽车也标新立异地推出了“先交车,零件后补”的新方案。

10月7日,理想汽车发布“理想ONE交付方案沟通”称,将和用户沟通,交付“3雷达版本车型”。

具体的交付方案为:原定10月-11月交付的用户可选择交付1个前正向+2个后角毫米波雷达的三雷达版本,并计划在12月至春节期间后装补齐毫米波雷达,期间3雷达车型自动并线和前方横穿车辆预警不可用,其他 ADAS 功能均可正常使用。此外,选择交付三雷达版本的车主可享受终身质保和1万积分,原计划12月份交付的车主不受影响。

这一方案自然也引来了理想汽车准车主的热议,有支持的,自然也有不满的。有不少准车主表示,“在交付之前没有提前沟通,现在这样交车等于是减配”。

这一方案的推出实属无奈,却也将理想汽车“芯片短缺”的问题暴露无遗。

据第一财经报道,期理想汽车从黑市收购了数千片电子驻车(EPB)芯片,EPB芯片的正常价格约为6元/片,理想汽车的收购价格达到了约5000元/片,超出正常价格800倍。

理想汽车对于该消息予以否认,但也再次反映出该公司“缺芯”的紧迫。

当然也有好消息。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10月开始芯片供应情况大概率会明显改善,国内外四季度车市依然比较乐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表示,目前汽车芯片缺口峰值已经过去,未来芯片供应将会缓慢提升,但传导至汽车终端销售还需要3至5个月。

只是对于理想汽车来说,想要重返交付冠军、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显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纯电车型与自动驾驶陷入“一步慢、步步慢”泥沼

增程式路线一直是理想汽车的标志,在一众造车新势力中显得新颖又尴尬。

成本相对较低、可享受政策补贴、能延长续航,增程式路线在理想汽车发展初期确为优势。然而,作为过渡的中间路线,这一路线也饱受质疑。

面对质疑,2020年8月,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甚至大爆粗口:“TMD!一帮臭搞技术的,天天冲我们BB,什么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他们TMD搞出来什么屁技术了?”

撇开技术问题不谈,随着电池技术不断进步以及规模化生产带来的成本下降,其成本优势已不再明显。其次,在政策方面也面临剧变。

今年2月,上海出台相关政策,自2023年1月1日起,插电式混合动力(含增程式)车辆将不再发放专用牌照;而在去年,北京也发布相关政策规定,增程式电动汽车不再享受新能源汽车政策补贴。估计其他省市大概率将跟进,陆续发布相关政策。

于是在港股招股书中,理想汽车宣布将加速推出新车型,研发纯电动技术。其IPO所募资款项中,20%将用来研发高压纯电动汽车技术、台和未来车型,10%用于增程式的研发。

也就是说,理想汽车不得不将其余造车新势力已经摸索几年的道路,从头走起。

以自动驾驶为例,去年10月与今年1月份,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相继推出智能导航辅助驾驶功能。而直到今年5月发布的2021款理想ONE上,理想汽车才开始宣传自家的NOA自动导航辅助驾驶。

日,在知乎汽车拆车实验室栏目的一档测试中,理想汽车的自动紧急制动功能(AEB)的表现不尽如人意。2021款理想ONE的AEB功能对测试假人视而不见,无法在行人面前有效刹停。

对此,理想汽车回应称,全栈自研的NOA预计在10月底内测(此前官宣9月底推送),目前该车还无法识别桩桶。

而这也让理想汽车陷入了“一步慢、步步慢”的泥沼。李想也在5月份2021款理想ONE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在自动驾驶上理想相对特斯拉和小鹏属于补课,第一阶段是先追赶两者,其还透露理想自动驾驶团队计划在年底从300人扩充到600人。

在研发投入上也有着更为直观体现,2018年到2021年一季度,理想研发费用合计不到36亿元,不及蔚来2018年一年的研发费用。今年上半年,蔚来、小鹏、理想研发费用分别为15.71亿元、13.99亿元和11.68亿元,理想依然落后。

理想汽车CTO王凯曾透露,2021年理想的整体研发费用预计30亿元起步,未来3年将逐步达到每年60亿元。

理想汽车想要实现超越,加大研发势在必行,而这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无疑会影响盈利。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