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科技竞争、技术竞争摆在综合竞争的中心位置。社会发展引擎已经开始转向以科技知识为表征的创新驱动对技术企业来说,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活水源头,没有创新难寻发展。

当前,我国技术企业市场具有一定的技术竞争优势。据OECD 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研发强度从2.1%增长至2.2%;《2020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总量突破2.4万亿元,达到24393.1亿元。

但目前,我国创新优势驱动力仍较弱,市场占额和品牌效应存在被国外技术企业挤占和削弱的危险。以仪器仪表行业为例,作为将技术创新作为内生动力的行业,其研发方法、研发技术以及部件投资成本较大;对于仪器核心软硬件开发,国内普遍准备不足。以质谱仪为例,2020年我国进口依赖度74%;截至2021年7月我国质谱仪进口金额为8.83亿美元,同比增长22.31%。总的来看,国内仪器企业规模小、基础薄。在技术创新方面,国产仪器还正在活动筋骨,想要在短期内追赶外企,挑战巨大。

国产仪器仪表如何打入研发“头部”圈层?除了企业加大创新研发力度,还要看到,企业形单影只,仅靠自身难以向技术型过渡和靠拢。国产仪器生产商想要破局,还需政府支持和引导。

近日,浙江省科技厅印发《科技惠企政策十条》,明确指明从两个方面发力,一是政府将加大技术企业研发支持力,降低企业的创新成本,落实技术企业的减税政策;二是鼓励创新要素向企业靠拢并形成聚集效应,激发企业创新动力。

具体来看,《科技惠企政策十条》包含3条国家税收减免政策。此前,该政策成效显著。据统计,2021年前三季度,浙江省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减免所得税452亿元,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247亿元,技术转让减免所得税17亿元。

《科技惠企政策十条》还提到,浙江将对省技术创新中心每家技术企业首年给予5000万元的补助,第二年起按照绩效、规模等指标核定补助经费。这一措施将形成以企业牵头、高校创新资源补给的技术产业链,多元化创建省技术创新中心。

对于企业研发国际化,《科技惠企政策十条》主要包括两种鼓励方式:通过自建或并购在海外设立研发机构,研发投入总金额高于1000万元人民币的,政府将按研发投入的5%给予一次性奖励,最高不超过500万元;依托企业建设的省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和国际联合实验室,给予绩效考核优秀奖励,最高不超过2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科技惠企政策十条》还特别关注了高精尖人才培养。创新的根本是人才竞争。浙江将对省领军型创新团队给予一次性500万元的奖励,对于重点支持领域的特别优秀的基础研究团队给予一次性1000万元的奖励,所在地政府要同比例支持。其中,对省领军型创业团队,政府主要通过产业基金、创新引领基金等方式鼓励。该项措施积极支持企业引进培育高层次人才,加速集聚“高精尖”人才。良好的人才补给措施也为技术企业提供活水源头。

技术企业是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此前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认定及奖励为技术企业创新注入强劲动力,引导中小技术企业进入重大科研项目,形成“以小撑大”的研发局面。中央财政提供100亿元奖补资金,分3批支持1000家以上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鼓励加大创新投入,加快技术成果产业化应用。基于强力支持,2020年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中,超五成企业年研发投入超1000万元,超七成深耕行业10年以上,成为重要技术支撑。

总的来说,政府加强创新引导力,降低技术企业税收,增加补助力度和金额,这系列“支持”将成为仪器仪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澎湃动力。

(资料来源:浙江日报、科技日报、经济学人、华经情报网)

推荐内容